多地出台老旧柴油车淘汰补贴政策 卡友却说:我不换

2019年03月22日来源:转载我要评论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汽车界的人大代表和委员们再次将打赢蓝天保卫战、污染防治的重点放在了柴油车上,提出了加快实施国六排放标准以及合理制定淘汰机制等治理建议。

  在柴油车污染治理中,老旧柴油车的合理淘汰可以说是国家打赢蓝天保卫战的重要内容。早在2018年7月3日,国务院就印发了《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提出了老旧柴油车淘汰的目标和要求,即在2020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将淘汰国三及以下排放标准营运中型和重型柴油货车100万辆以上。

  2019年1月28日,国家发改委等10部门印发《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提出“对报废国三及以下排放标准汽车同时购买新车的车主,给予适当补助。对淘汰更新老旧柴油货车、推广使用新能源汽车等大气污染治理措施成效显著的地方,中央财政在安排相关资金时予以适当倾斜支持。”

  可以看出,目前老旧柴油车合理淘汰是基本可行的有效举措,老旧车的淘汰补贴成为行业内各企业以及很多车主和司机用户最为关注的问题。

  ♦淘汰越早 补贴越高 最高可达8.55万元

  目前,国内已有多省市相继出台了老旧柴油车淘汰补贴的具体措施。

  山东省:2019年7月1日起,山东全省将实施机动车国VI排放标准,部分城市提前实施。将按每辆车给予0.7~4万元补贴标准,安排专项财政资金5.1亿元,力争利用两年时间淘汰3.4万辆老旧柴油车。截至2018年11月底,山东省7个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共有国三重型柴油营运普通货车114423辆。

  陕西省:以营运柴油货车为主攻方向,以国三及以下排放标准的中、重型营运柴油货车为重点。车主可自行选择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淘汰,并分别根据2018年、2019年、2020年淘汰领取三个档次的补贴,淘汰越早,补贴越高。其中,重型营运载货车2018年淘汰为3.3万元、2019年淘汰为3万元、2020年淘汰为2.6万元;中型营运载货车补贴标准分别为2万元、1.8万元、1.5万元;轻型营运载货车补贴标准为9000元、8000元、7000元;微型营运载货车分别为6000元、5000元、4000元。

  海南省:按车型划分,补贴标准从7000元/辆到2.5万元/辆不等,中重型老旧柴油车污染治理的补贴标准从1.2万元/辆到2万元/辆不等。补贴车型不仅包括常规车,还包括平板运输车、随车吊、搅拌车等多个专用车型。2019年海南省计划淘汰老旧柴油车3000辆、中重型老旧柴油车2000辆。

  杭州市:杭州市环境保护局等五部门印发的《国三柴油车淘汰补助实施细则》于2018年6月10日正式施行,至2019年12月31日截止。补助资金的制定标准基于车辆的不同年限和车型,以同期车型越大价格越高、同型车辆使用年限越小价格越高为基准,补贴从1.05万元至4万元不等。

  北京市:早在2017年,《北京市促进高排放老旧柴油货运车淘汰方案》就已经出台,将补贴分为三个阶段,最后截止日定于2019年9月20日。2018年末,北京市延长淘汰补助时间到2019年10月31日。2019年6月30日前淘汰,最高补贴8万。到下一阶段(2019年7月1日~2019年10月1日),最高补贴为6万。

  深圳市:2018年10月15日,《深圳市老旧车提前淘汰奖励补贴办法(2018-2020年)》正式印发实施。2018年底前淘汰国三柴油车,最高补贴9.5万。到下一阶段(2019年1月1日~2019年6月30日),最高补贴为8.55万。

  南京市:2018年10月1日起,对国三营运柴油货车,一律不予排放定期检验,并且对国四及以上营运柴油货车,逐车严格查验污染控制装置并拍照上传,污染控制装置不合格的不予排放定期检验。根据淘汰车辆的车型、使用年限给予差别化政府补贴,补贴标准为:国二汽油车2750~9500元/车,国三柴油车4000~40000元/车。申请补贴的截止时间是2020年12月31日。

  从目前已公布的补贴信息来看,补贴金额最高可以达到8.55万元,共同的特点是淘汰越早、补贴越高,一旦过了2019年,补贴政策将基本结束,再换车就得自掏腰包。

  ♦申请淘汰人数占比仅三分之一

  各地补贴措施已出台了一段时间,那么,到目前为止,实施情况如何呢?

  据2019年北京市交通工作报告显示,2018年北京市共淘汰国三运营柴油货车2.7万辆。北京市老旧机动车淘汰更新交易办理平台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自2017年《北京市促进高排放老旧柴油货运车淘汰方案》出台后,截至2019年2月底,通过北京市老旧机动车淘汰更新管理系统申请淘汰补贴的人数有57000人次,通过审核并拿到补贴的人数近4.7万人次,补贴金额近18亿元。而据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份,北京市登记在册的国Ⅲ重型柴油车有15万辆。

  据济南市人民政府网站公开信息显示,济南市大概有3.4万辆国三老旧的柴油车。截至2018年11月30日,济南市两家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共接收国三老旧柴油车9177辆。

  粗略计算,北京市主动申请淘汰的人数仅占登记在册车辆数的三分之一,而这个数字在济南还不到三分之一。

  ♦“我对当前的补贴政策不感冒!”

  为确保打赢蓝天保卫战,柴油车污染治理至关重要,国内多地出台的老旧柴油车补贴措施,也已正式施行,那么补贴是否合理?专家和卡车司机是如何看待的?又有什么建议呢?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目前在我国重卡市场,个人用户占比较大,出于保护环境的目的让这些个人用户自掏腰包升级车辆,不太现实。老旧柴油车污染较大,若能够通过补贴让市场上的老旧柴油车快速更新换代,对于环境保护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是,各地方政府需要根据各地区老旧柴油车保有量、财政状况、环境污染状况,量力而行。此外,对未达到淘汰标准的车辆,要加强排放检测。在补贴政策之后,还未淘汰的老旧车辆,政府可以出台相关限行政策,而不能搞强制报废。

  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汽车经销商商会副秘书长朱孔源表示,支持政府出台老旧柴油车淘汰补贴政策,有利于老旧车辆更新换代,改善生态环境。同时,他建议经销商们应该对淘汰老旧车辆后购买新车的车主给予优惠补贴,让车主主动换车的积极性更高。

  来自山东青岛的卡车司机,同时也是联合卡车卡友俱乐部会长的刘显青向记者表示,自己拥有一辆国三排放标准的重型柴油车,2014年买来的时候20多万,根据目前山东省的淘汰补贴政策,如果他主动淘汰自己的车,最高只能得到4万元的补贴。而重新购买一辆同型号的国六标准的车,需要30多万,这4万元的补贴就是杯水车薪。“虽然我自己的车现在卖到二手车市场也差不多只有4万元左右,但是我对当前的补贴政策也并不感冒。因为就算给我15万元补贴,我也不会考虑主动淘汰自己的国三车,因为这辆车是我家的收入来源,我没有那么多钱去换车。”

  刘显青回忆,之前政府出台政策淘汰国二柴油车的时候,一辆车给2万元补贴,但如果车主自己拿到二手市场卖的话,能卖2.5万。并且,想要拿到补贴的话,还要经过一系列繁杂的程序,而当二手车卖的话,马上就能拿到钱。因此,当时他认识的卡友群体中,几乎没有选择要淘汰补贴的,而是直接去二手市场卖了。

  刘显青认为,为了保护生态环境,政府通过淘汰补贴政策促进老旧车更新换代无可厚非,但是卡车司机一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政策的制定需要考虑卡车司机的生计问题。只有在补贴力度能够支撑卡车司机的换车成本时,他们才会积极主动地去淘汰自己的老旧车。


责编:牛大为
赞(0)

分享给你的朋友

相关内容
三位行业专家把脉甲醇汽车
铁血豪迈气 2018寰球年度越野车——北京(BJ)40 PLUS
首付999元“贷”回家 绅宝智道值不值?
从全新传祺GA6看广汽传祺 他们做到"人为本"
突发!中国重汽再曝人事巨变!管理层“大换血”!
品牌进化 广汽丰田携全新雷凌亮相上海车展

车友评论

多地出台老旧柴油车淘汰补贴政策 卡友却说:我不换

2019年03月22日 出处:转载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汽车界的人大代表和委员们再次将打赢蓝天保卫战、污染防治的重点放在了柴油车上,提出了加快实施国六排放标准以及合理制定淘汰机制等治理建议。

  在柴油车污染治理中,老旧柴油车的合理淘汰可以说是国家打赢蓝天保卫战的重要内容。早在2018年7月3日,国务院就印发了《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提出了老旧柴油车淘汰的目标和要求,即在2020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将淘汰国三及以下排放标准营运中型和重型柴油货车100万辆以上。

  2019年1月28日,国家发改委等10部门印发《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提出“对报废国三及以下排放标准汽车同时购买新车的车主,给予适当补助。对淘汰更新老旧柴油货车、推广使用新能源汽车等大气污染治理措施成效显著的地方,中央财政在安排相关资金时予以适当倾斜支持。”

  可以看出,目前老旧柴油车合理淘汰是基本可行的有效举措,老旧车的淘汰补贴成为行业内各企业以及很多车主和司机用户最为关注的问题。

  ♦淘汰越早 补贴越高 最高可达8.55万元

  目前,国内已有多省市相继出台了老旧柴油车淘汰补贴的具体措施。

  山东省:2019年7月1日起,山东全省将实施机动车国VI排放标准,部分城市提前实施。将按每辆车给予0.7~4万元补贴标准,安排专项财政资金5.1亿元,力争利用两年时间淘汰3.4万辆老旧柴油车。截至2018年11月底,山东省7个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共有国三重型柴油营运普通货车114423辆。

  陕西省:以营运柴油货车为主攻方向,以国三及以下排放标准的中、重型营运柴油货车为重点。车主可自行选择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淘汰,并分别根据2018年、2019年、2020年淘汰领取三个档次的补贴,淘汰越早,补贴越高。其中,重型营运载货车2018年淘汰为3.3万元、2019年淘汰为3万元、2020年淘汰为2.6万元;中型营运载货车补贴标准分别为2万元、1.8万元、1.5万元;轻型营运载货车补贴标准为9000元、8000元、7000元;微型营运载货车分别为6000元、5000元、4000元。

  海南省:按车型划分,补贴标准从7000元/辆到2.5万元/辆不等,中重型老旧柴油车污染治理的补贴标准从1.2万元/辆到2万元/辆不等。补贴车型不仅包括常规车,还包括平板运输车、随车吊、搅拌车等多个专用车型。2019年海南省计划淘汰老旧柴油车3000辆、中重型老旧柴油车2000辆。

  杭州市:杭州市环境保护局等五部门印发的《国三柴油车淘汰补助实施细则》于2018年6月10日正式施行,至2019年12月31日截止。补助资金的制定标准基于车辆的不同年限和车型,以同期车型越大价格越高、同型车辆使用年限越小价格越高为基准,补贴从1.05万元至4万元不等。

  北京市:早在2017年,《北京市促进高排放老旧柴油货运车淘汰方案》就已经出台,将补贴分为三个阶段,最后截止日定于2019年9月20日。2018年末,北京市延长淘汰补助时间到2019年10月31日。2019年6月30日前淘汰,最高补贴8万。到下一阶段(2019年7月1日~2019年10月1日),最高补贴为6万。

  深圳市:2018年10月15日,《深圳市老旧车提前淘汰奖励补贴办法(2018-2020年)》正式印发实施。2018年底前淘汰国三柴油车,最高补贴9.5万。到下一阶段(2019年1月1日~2019年6月30日),最高补贴为8.55万。

  南京市:2018年10月1日起,对国三营运柴油货车,一律不予排放定期检验,并且对国四及以上营运柴油货车,逐车严格查验污染控制装置并拍照上传,污染控制装置不合格的不予排放定期检验。根据淘汰车辆的车型、使用年限给予差别化政府补贴,补贴标准为:国二汽油车2750~9500元/车,国三柴油车4000~40000元/车。申请补贴的截止时间是2020年12月31日。

  从目前已公布的补贴信息来看,补贴金额最高可以达到8.55万元,共同的特点是淘汰越早、补贴越高,一旦过了2019年,补贴政策将基本结束,再换车就得自掏腰包。

  ♦申请淘汰人数占比仅三分之一

  各地补贴措施已出台了一段时间,那么,到目前为止,实施情况如何呢?

  据2019年北京市交通工作报告显示,2018年北京市共淘汰国三运营柴油货车2.7万辆。北京市老旧机动车淘汰更新交易办理平台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自2017年《北京市促进高排放老旧柴油货运车淘汰方案》出台后,截至2019年2月底,通过北京市老旧机动车淘汰更新管理系统申请淘汰补贴的人数有57000人次,通过审核并拿到补贴的人数近4.7万人次,补贴金额近18亿元。而据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份,北京市登记在册的国Ⅲ重型柴油车有15万辆。

  据济南市人民政府网站公开信息显示,济南市大概有3.4万辆国三老旧的柴油车。截至2018年11月30日,济南市两家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共接收国三老旧柴油车9177辆。

  粗略计算,北京市主动申请淘汰的人数仅占登记在册车辆数的三分之一,而这个数字在济南还不到三分之一。

  ♦“我对当前的补贴政策不感冒!”

  为确保打赢蓝天保卫战,柴油车污染治理至关重要,国内多地出台的老旧柴油车补贴措施,也已正式施行,那么补贴是否合理?专家和卡车司机是如何看待的?又有什么建议呢?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目前在我国重卡市场,个人用户占比较大,出于保护环境的目的让这些个人用户自掏腰包升级车辆,不太现实。老旧柴油车污染较大,若能够通过补贴让市场上的老旧柴油车快速更新换代,对于环境保护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是,各地方政府需要根据各地区老旧柴油车保有量、财政状况、环境污染状况,量力而行。此外,对未达到淘汰标准的车辆,要加强排放检测。在补贴政策之后,还未淘汰的老旧车辆,政府可以出台相关限行政策,而不能搞强制报废。

  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汽车经销商商会副秘书长朱孔源表示,支持政府出台老旧柴油车淘汰补贴政策,有利于老旧车辆更新换代,改善生态环境。同时,他建议经销商们应该对淘汰老旧车辆后购买新车的车主给予优惠补贴,让车主主动换车的积极性更高。

  来自山东青岛的卡车司机,同时也是联合卡车卡友俱乐部会长的刘显青向记者表示,自己拥有一辆国三排放标准的重型柴油车,2014年买来的时候20多万,根据目前山东省的淘汰补贴政策,如果他主动淘汰自己的车,最高只能得到4万元的补贴。而重新购买一辆同型号的国六标准的车,需要30多万,这4万元的补贴就是杯水车薪。“虽然我自己的车现在卖到二手车市场也差不多只有4万元左右,但是我对当前的补贴政策也并不感冒。因为就算给我15万元补贴,我也不会考虑主动淘汰自己的国三车,因为这辆车是我家的收入来源,我没有那么多钱去换车。”

  刘显青回忆,之前政府出台政策淘汰国二柴油车的时候,一辆车给2万元补贴,但如果车主自己拿到二手市场卖的话,能卖2.5万。并且,想要拿到补贴的话,还要经过一系列繁杂的程序,而当二手车卖的话,马上就能拿到钱。因此,当时他认识的卡友群体中,几乎没有选择要淘汰补贴的,而是直接去二手市场卖了。

  刘显青认为,为了保护生态环境,政府通过淘汰补贴政策促进老旧车更新换代无可厚非,但是卡车司机一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政策的制定需要考虑卡车司机的生计问题。只有在补贴力度能够支撑卡车司机的换车成本时,他们才会积极主动地去淘汰自己的老旧车。